第12版:今日陕州/甘棠 上一版3
 
版面导航

第01版
要闻

第02版
要闻·灵宝新闻

第03版
湖滨新闻·示范区新闻
 
标题导航
首页 | 版面导航 | 标题导航
2018年04月03日 星期二
3 上一篇  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
写给父亲
作者:    来源:中国三门峡网 - 三门峡日报

    父亲是豫西山村的一位地道的农民,生活的艰辛在他脸上刻满了纹路,双手长满了老茧。

    父亲一生坎坷。他出生在兵荒马乱的年代,命运多舛,刚出生没多久,爷爷就暴病身亡,3岁时,奶奶残忍被卖。老家有句俗话:“娘是娃的魂,爹是娃的胆。”少年的父亲就像一片树叶随风飘零,饿了,就挨家挨户讨吃的;累了,大槐树下一躺就是床。后来,父亲常常教导我们,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。他忘不了那些好心的乡邻。

    慢慢,村里有传言,一些长辈说:“这娃命硬,把亲爹克死了,把亲娘逼走了。”因此,许多人一见到年少的父亲就关上了门。还是同族一个善良的光棍大爷看父亲可怜,把他领了回去,从此,两个人相依为命。光棍大爷没有地,每日里拾些零活,或为村民做农活、帮工等,只求两人能吃饱肚子。也常有好心人看他俩可怜,悄悄给他些馍和咸菜。有人劝光棍大爷:别养那孩子了,你自己都吃不饱,还顾得上别人。可光棍大爷不愿放弃,就这样艰难地熬着日子。也正是这一点点的人间温暖,支撑父亲走过了饥饿的少年岁月。

    长大后,父亲有了力气,踏实肯干,又乐于助人,在村里有了些好名声。27岁那年,父亲遇到了母亲。母亲看父亲忠厚老实,心地善良,不顾别人劝阻,毅然嫁给了父亲。婚后,父亲像一头老黄牛,勤勤恳恳,任劳任怨,和母亲春耕秋收,夏割冬藏,把勤劳的汗水洒在家乡那贫瘠的土地上,养育着我们几个子女。

    20世纪80年代,尽管学费很低,但要供养六个孩子上学也是一项沉重的负担,没有手艺的父亲,只能凭着自身的好气力,没日没夜地干,省吃俭用。为了多挣些工分,每每生产队需要干出力活,晚上加班什么的,父亲从来都不肯落下。平常家里的油盐酱醋,全靠母亲织布、养鸡换来些零钱去买来度日。就那样,一年到底,也只是能维持个平衡。在家庭生活最困难时,父亲就把炒玉谷豆当饭吃。炒玉谷豆也叫哑巴豆,就是把玉米拌白土在锅里炒熟,十分坚硬,有时不小心能把牙硌掉,可父亲却自豪地说,他有一口好牙齿,吃哑巴豆没一点问题。而今,他吃豆时脸上那灿烂的笑容仍时时在我眼前浮现。

    艰难的岁月,让本来不善言辞的父亲变得更加沉默寡言。他最大的嗜好就是吸烟。他虽然吸烟,但在我记忆中,从没见父亲去商店买过香烟。最多的时候,父亲都是把绿豆叶、烟叶卷了来吸。遇到烦心事,父亲总是叼起烟袋,抽上一口,自我安慰说,车到山前必有路。最难时,父亲常通宵睡不着,一个人抽着劣质烟,在灰黄的灯光下孤坐,天还不明,就出了门去。

    在我们家,用慈父严母来形容,再恰当不过了。小时候,父亲格外宠爱我们,记忆里,父亲从没有打过我们兄弟姊妹一下。就是在父亲最艰难时,我们惹了事,他也只是淡淡一笑。作难时,父亲从不跟我们交流和沟通,而是一个人默默承受,用他那坚实而有力的双手抚养着我们渐渐长大。

    有一件事,每每想起,我羞愧万分。那是一个冬晚,已经86岁的父亲和我、妻子,还有两个女儿一块儿吃饭。那晚熬的是玉米糁汤,汤里还放了一些花生。我能看到父亲用筷子捞了个花生,放在嘴里,却咬不动,囫囵咽了下去。后来,他就把花生剩在碗底,然后走近我,把剩下的花生拨进了我的碗里。我像批评孩子似地说:“吃不了,倒了,别往我碗里倒。”父亲笑着说:“这不脏,你小时候吃剩下的饭,再脏我都吃了。”那一瞬间,我不知从哪儿来的火,猛地一下把碗扒拉到了地上。父亲愣住了。好半天,他踉踉跄跄跑到门外,哭着说:“我咋不死呢?”我撵出去,望着父亲苍老的脸,愧疚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2013年的腊月二十三,父亲有些咳嗽,我想陪父亲一晚,单位却打来了电话。父亲说:“你去忙吧,干好你的工作,不用管我。”谁知,那竟是父亲最后留给我的话。

    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。父亲,你辛勤劳作了一辈子,用你宽厚、质朴、深沉的爱抚养了我们,却从来没有索取些什么,而今想起,儿子却不能报答万一。只能默默说一句:父亲,我爱你!愿你在天堂一切安好。

3 上一篇  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
    © 版权所有 三门峡日报社 合作伙伴:方正爱读爱看网
本网站所刊发的各种新闻、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西部在线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、转载使用
   第01版:要闻
   第02版: 要闻·灵宝新闻
   第03版:湖滨新闻·示范区新闻
   第04版:要闻
   第05版:文化周刊
   第06版:闲情
   第07版:时事·广告
   第08版:广告
   第09版:今日陕州/要闻
   第10版:今日陕州/经济
   第11版:今日陕州/综合
   第12版:今日陕州/甘棠
春到甘棠美如画 万紫千红惹人醉
“春心”托甘棠
写给父亲
芳菲四月时
春天的故事
用美好装扮生活